鸭棚被拆除这家生活有困难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28 06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6月22日,徐赠秀站在自己被拆的鸭棚前,心情沉重。今年55岁的徐赠秀是南昌市新建区溪霞镇仙里村老基自然村人。几天前,她的两个鸭棚被溪霞镇政府组织人员拆除了。徐赠秀说,两个鸭棚才赔偿7万元,有的养殖户鸭棚比她家的小,赔偿的金额还更高。她和丈夫年龄大了,除了养鸭子没有其他生活来源,以后的日子不知道怎么过?对此,溪霞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,除了赔偿鸭棚和鸭子的费用外,还安排了徐赠秀的丈夫到公益性岗位做事。

徐赠秀的鸭棚位于南昌市新建区溪霞镇附近的一个废弃采石场,“以前行情好,养鸭子可以赚钱。去年受到疫情影响,鸭子卖不出去,亏了几万元。”徐赠秀说,前段时间,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找到她,镇里要对这个废弃的采石场进行复绿,两个鸭棚要拆除。徐赠秀说,对废弃采石场进行复绿她肯定支持,但是,鸭棚和鸭子也是有成本的。

6月22日,记者和徐赠秀来到了那个废弃的采石场。徐赠秀的两个鸭棚位于采石场山脚下,鸭棚已经被拆,现场只剩下一袋袋包装好的鸭粪。徐赠秀说,两个鸭棚共约500平方米、养了6000多只蛋鸭。按照市场行情,鸭子每公斤44元,一只重约1.5公斤的鸭子能卖60元,“之前买鸭子花了7万多元,由于要尽快处理,才低价卖给鸭贩子,加上饲料,今年亏了8万元。”徐赠秀还告诉记者,别的村被拆除的鸭棚面积没有她家大的,都获赔了40多万元。

对此,记者联系上处理此事的新建区溪霞镇副镇长李奕军,他告诉记者,别的村的鸭棚因为地理位置是按照农业园区的标准赔偿,徐赠秀的鸭棚是按照区里的标准赔偿,标准不一样,不好比较。徐赠秀的鸭棚是简易搭建的,经过了新建区房管局工作人员的测量和评估。此外,李奕军还告诉记者,徐赠秀的两个鸭棚是私自搭建,没有办理手续,如果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办理是没有赔偿的。

李奕军表示,考虑到徐赠秀养了多年鸭子,且受到疫情影响,生活困难,镇里按照特殊情况进行处理,给予一定赔偿。记者了解到,目前,新建区溪霞镇政府对徐赠秀两个鸭棚赔偿7万元,另外再给3万元的鸭子差价补偿,共10万余元。(记者 邹晓华)

溪霞镇仙里村委会熊主任介绍,针对徐赠秀反映鸭棚拆除后没有经济来源的情况,村里承诺记者 邹晓华她可以另外选址养鸭,只要不污染环境就行了。此外,村里有保洁员的公益性岗位,目前已经安排徐赠秀的丈夫上岗工作。

Power by DedeCms